Board logo

标题: 【科普】“后现代科学”是不折不扣的伪科学 [打印本页]

作者: inRm    时间: 2020-11-2 08:37     标题: 【科普】“后现代科学”是不折不扣的伪科学

“后现代科学”是不折不扣的伪科学——给姜奇平作一点科普
赵南元

    在博客中国看到《姜奇平作客TOM科技谈科学与幻想之争(实录)》,谬误百出,不堪卒读,但我还是耐着性子看完了。所谓“TOM科技”,想必是个科技网站,“经过精心的策划与准备”把“科学与幻想之争”作为第一期“前沿话题”的主题,说明这些策划者对科学还缺乏了解,所以有必要对他们和姜奇平进行一点科普,不可放任谬种流传,贻害社会。本来,科学与幻想是两码事,没有什么值得一争的。之所以有了“之争”,是因为王晋康把幻想当成了科学,向科学发出挑战,提出了灭绝人性的“低烈度纵火”方案,并广为宣传。这场争论不是“科学与幻想之争”,而是“科学与伪科学之争”。这里对姜奇平所作的科普不仅有科学知识,也包括科学思想、科学哲学。在《实录》之后的跟贴中,还有桔梗点评的姜奇平《对“百分之百的科学”打假》也一并论及。

一、科学与真理

    姜奇平认为:“科学是手段,不是目的。追求真理才是目的。追求真理有多种手段,科学只是其中之一,虽然是最重要的一个手段。如果把真理比喻成彼岸,科学只是到达彼岸的一条船。即使它是最大的一条船,也不能排除还有其它船可以到达彼岸。例如哲学不同于科学,它不能达到真理吗?直觉方法可能不同于科学方法,它不能把握真理吗?中医无法完全用现代科学解释,它不能把病治好吗?……如果硬要说,只有科学这一条船,能通向真理,就成了‘百分之百的科学’,本来对的东西,反而就变假了。”

   这是对科学的误解。“真理”是一个宗教概念,而不是科学概念。任何宗教教义都是弥天大谎,而且都是排他的,惟我独尊的。为了使其信徒坚定对谎言的信仰,才需要给这些谎言套上“真理”的光环,让教徒认为其他与教义不同的说法都是谬误或邪恶。告诉信徒们追求真理才是人生的目的,是为了让他们死心塌地追随教主,不会在意自己被教会骗取的金钱。按照罗素的说法,哲学是介乎宗教与科学之间的东西,从宗教中继承了对“真理”的关怀。所以出现“真理”这个词汇频度最高的是神学和哲学著作。在宗教势力猖獗(按小布什的说法,美国有95%的人信教)的主流意识形态语境之下,也会有不少人认为科学的目的是追求真理,但是我倒是很想请这些人回答,追求真理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从休谟的归纳悖论到波普尔的证伪主义,科学哲学的结论是用科学的方法不可能证明某个理论是真理。因此对于科学而言,真理只能是一个虚妄的追求。姜奇平先生如果不信,不妨找几篇科学论文来看一看,没有哪个科学家会宣布自己的理论是真理,也不会在科学论文中探讨自己离真理还有多远。

   科学恰恰不是“到达彼岸的一条船”。科学只研究此岸的问题,对于“人死之后上天堂还是下地狱”这类的“彼岸”问题不感兴趣。科学是实打实的学问,知道多少说多少,不需要用“真理”的光环来装饰。科学是明明白白的学问,不打马虎眼。科学不追求“真理”,只追求更好的理论:深刻、统一、有预见力的理论。科学知识体系是最可靠的知识体系,至今没有更可靠的知识体系可以超越科学,无论是神学、哲学还是其他的学问。有网友问我什么是“可靠”,这不是个专业术语,完全可以按日常生活中的意义来理解:所谓可靠就是依靠它会较少失败。抗击非典的口号是“依靠科学”,就是因为这样可以成功,如果反过来依靠迷信,病人和死人会增加很多。所以这可靠性不是空口说大话,而是性命攸关的。形象地说,地上立着一个柱子,我想靠着柱子休息,如果这柱子不结实,一靠就断了,摔我个大跟头,那个柱子就是不可靠的。

    姜奇平说:我认为赵南元如下说法,是武断的:“科学具有纠错机制,能够识别和排除错误,这是科学史和哲学都不具备的,所以对于科学理论可以谈论其‘正确’与‘错误’,而对于哲学或科学史的理论却还不存在该学界内公认的判断其‘正确’与否的标准。所以与非科学相比,科学要正确得多。”即使科学内部,也被他们分出了三六九等,被他们开除出“科学”“学籍”的,就包括整个后现代科学,科学有机论等等。可见,这是一种相当狭隘的科学真理观。

   需要指出,我的这个说法丝毫也不“武断”,因为这不是我的发明,而是科学哲学界公认的事实。对这个看法,北大的各位哲学家未能提出任何异议。至于说“后现代科学”和“科学有机论”被我们开除出“科学”“学籍”,更是无稽之谈。这些货色从来没有进入到“科学内部”,也就谈不上什么“开除”,正如没有一所学校可以开除不是本校的学生。

二、为什么要概念清晰

    姜奇平认为:赵南元说“科学最起码的要求是概念的清晰”,但概念的清晰并不一定是真理的最起码要求。人的概念产生之前,真理并非不存在。道符合真理,但“道可道,非常道”,就不符合“概念的清晰”。

   我所说的是科学要求概念清晰。因为科学是教人明白的学问,如果概念模模糊糊,谁也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自然明白不了。而“真理”这个词汇恰恰是为了让人糊涂才发明出来的,只有人糊涂了,才会对教主所宣称的“真理”不加怀疑地给以信仰,以追求真理的热诚去追随教主。而且越是模模糊糊的东西,越显得高深莫测,让你即使想驳倒它也无从下手。这是骗子们的常套手段,要识别也不难,只要坚持概念清晰,就可以让科学和这些“真理”划清界限,让它们无法混入科学。姜奇平如果认为“道”是真理,愿意相信它,那是姜先生的信仰自由。但这“道可道,非常道”和科学风马牛不相及,扯不到一块去。科学不是开向真理彼岸的一条船,而是和那些奔向彼岸的迷信之船背道而驰的。

三、科学、非科学与伪科学

   什么是科学,哲学界讨论了很多,似乎认为寻找科学与非科学的划界标准比较困难。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识别科学与伪科学却存在着有效的方法,那就是“兰迪——司马南准则”。兰迪和司马南准备了一千万元,谁能有什么特异功能或其他超越现代科学的东西,如果能够通过严格的科学检验,就可以获得这一千万元的奖金,同时当然可以被承认是科学。这个准则的好处在于可行性极佳,谁说自己有特异功能,我们就可以请他去得奖金,拿不来就少废话。如果谁在这里假装清高,说他对钱不感兴趣,我们可以劝他不求利也该求名,或者就当个活雷锋,也不该让这震惊科学界的大发现被埋没,造成人类的损失。

   在这个准则中对于如何通过科学检验未作详细说明,我们可以用王小波的说法作个补充:“科学家声称自己发明、发现了什么,都要主动接受别人的审查。我们知道,司法上有无罪推定一说,要认定一个人有罪,先假设他是无罪的,用证据来否定这个假设。科学上认定一个人的发现,也是从他没发现开始,用证据来说明他确实发现了。敏感的读者会发现,对于个人来说,这后一种认定,是个有罪推定。举例来说,我王某人在此声称自己最终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我当然不是认真说的!),就等于把自己置于骗子的地位。直到我拿出了证明,才能脱罪。鉴于此事的严重性,我劝读者不要轻易尝试。假如特异功能如某些作家所言,是什么生命科学大发现的话,在特异功能者拿出足以脱罪的证明之前,把他们称为骗子,显然不是冒犯,因为科学的严肃性就在于此。现在有几位先生努力去证明特异功能有鬼,当然有功于世道,但把游戏玩颠倒了——按照前述科学的规则,我们们必须首先推定:特异功能本身就是鬼,那些人就是骗子;直到他们有相反的证据。如果有什么要证明的,也该让他们来证明。现在来说说科学的证明是什么。它是如此的清楚、明白、可信,绝不以权威压人,也绝不装神弄鬼。按罗素的说法,这种证明会使读者感到,如果我不信他所说的就未免太笨。”

   科学是人类文化的一部分,当然不是全部。宗教、哲学、文学、艺术都不是科学,也都有其存在的价值。非科学的价值体现在其自身,而不体现在冒充科学上。

   不是科学却自称科学的,就是伪科学。

   不是科学也不自称科学的,是非科学。

   所以“说月亮上面有嫦娥”不是伪科学,这是传说,从来没有自称是科学。

四、“后现代科学”就是伪科学

   所谓“后现代”是一个宗教、哲学**。“后现代科学”的提倡者大卫·格里芬是克莱蒙特神学学校的宗教哲学教授。他对现代科学的不满在于现代科学的“祛魅”,这个生僻词汇翻译成日常语言就是“不许装神弄鬼”,他的目的就是让科学“返魅”,变成允许装神弄鬼的地方。所以这东西被介绍到中国,就很受装神弄鬼爱好者的欢迎。从内容看,“后现代科学”不是科学,只是对科学的众多看法之一,这些神学或哲学看法层出不穷,但并不会对科学本身产生什么影响,毕竟科学家不是在某种神学或哲学思想的指导下工作的,更不会见到“后现代科学家”做出什么科学成果。“后现代科学”这种基于神学的科学观却使用了貌似某一种科学的名称,构成了伪科学的必要条件。姜奇平认为“后现代科学”或“科学有机论”是在科学内部,就使得“后现代科学”和“科学有机论”这些本来不是科学的东西被称为科学,成了不折不扣的伪科学。“后现代科学”的主要作用还不是作为伪科学而存在,而是破坏科学要求证据的规则,设立“灰色地带”,为形形色色的“既没有证实也没有证伪”的伪科学大开方便之门。

五、为什么要反对伪科学

   非科学不需要反对。文学就是撒谎,但能愉悦人生,甚至还会给人带来有益的感悟。政治斗争无诚实可言,因为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而“兵不厌诈”又是兵法的一条原则。但用政治取代战争无论如何也是人类的幸事。哲学允许胡说,这正是哲学能够有充分发展空间的必要条件。科学要求证据,不许胡说,这是科学可靠性的必要保证。如果让伪科学不拿出证据而自由混入科学,科学的可靠性将荡然无存。那时候我们要靠上这根腐朽的柱子,非跌大跟头不可。正因为如此,清除伪科学是科学不可回避的任务。而对于非科学,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我们没听到过“伪文学”、“伪政治”、“伪哲学”、“伪艺术”之类的说法。

   要求证据是科学可靠性的保障,而要求科学可靠是因为我们要依靠它。在法庭上,科学的结论可以直接作为证据。此时如果像姜奇平那样允许20%的后现代伪科学混入,就可能增加20%的冤案。科学是严谨的事业,容不下20%的胡说,就像眼睛里容不下砂子。美国发射火星探测器失败,就是因为一个数据的单位发生了英寸和厘米的差错,这一个数据在整个系统数据里连0.01%都不到,但就使得几亿美元打了水漂。

   伪科学必须坚决反对,放任自流就会增加公众生命财产的损失。这样做并不会铲掉“鲜花”的萌芽。任何人有惊人的奇思妙想,都有权进行研究,但是在拿出可信的证据之前,不要顶着科学的名义到处招摇撞骗,就不会有什么危害。

六、姜奇平对科学的曲解

   倡导“后现代科学”的大卫·格里芬,作为神学家深知自己没有科学素养,虽然给科学扣了一大堆哲学帽子,却善于藏拙,不去触及具体的科学问题,以免暴露自己对科学的无知。姜奇平显然嫩一些,不如教祖老奸巨猾,不仅跟着教祖甩空头帽子,也不忌讳对科学发表具体意见,这就不免更清楚的暴露自己知识结构的缺陷。

   后现代伪科学的基本观点,就是歪曲现代科学,给现代科学扣上莫名其妙的哲学帽子;贪天之功以为己力,把现代科学的成果说成是后现代的功劳或证据。以下我们用几个例子说明后现代教祖和姜奇平是怎样歪曲科学的。

1,T等于非T?

   姜奇平对于现代物理学发表了一番高论:

   “从18世纪后期已经有人开始在反思牛顿力学的弊端了,发展到普力斯京就明确地指出了区别,在什么地方呢?首先是在时间概念上,不一样,时间按照从牛顿到爱因斯坦这一段时间的科学,都认为T等于非T,就是我们所说的可重复实验,就是不考虑时间,同样的现象在此时和彼时,都会有同样的结果,这样才认为是科学。如果这个东西,这一次测是这样,下一次是那个样子,不能证实,这就不是科学。按照普力斯京的说法,他提出时间先于存在,时间是个矢量,是往前走的,就像同一脚不能跨入同一条河流,要注重这种时间的差别,由于这种时间观的本质变化以后,就导致,如果认为时间不存在的,或者T等于非T,把握的就是这样的时间,一个是说要用分析的方法把实践割成一块一块的来做,另一块是还原成一个整体,这是他们最大和最根本的区别。如果后现代科学怎么看待科学呢,他认为如果撇开事物的细节,仍然认为实证科学是有效的,但是他如何解释具体的现象,解释活的现象,解释人文地现象呢,就有逾越不了的障碍。”

   这段话是典型的后现代胡说,相信这种胡说的人会让人怀疑他是否上过高中,是否学过牛顿力学。有没有“T等于非T”的物理学呢?当然有,但那不是“从牛顿到爱因斯坦”的动力学,而是阿基米德的静力学。阿基米德的浮力定律、杠杆定律里都没有时间变量,确实是“T等于非T”的。但这不是现代科学,而是古代科学。伽利略研究落体运动的距离与时间的关系,创立了运动学,牛顿则研究了速度变化与力的关系,发明了微积分这一处理经时变化的数学工具,创立了动力学。牛顿力学的时间观不是“T等于非T”,而是“T等于负T”,即时间可逆。如果我们把牛顿的太阳系运行拍成电影,再按相反的时间顺序放映出来,电影中逆时序的太阳系运行也完全符合牛顿第二定律。热力学的时间是不可逆的,即“T不等于负T”。我们把一块冰放在一杯热水里,冰会渐渐融化,热水变成温水。但是这个电影不能反过来放,一杯温水里渐渐结出一块冰而同时温水变成热水,不符合热力学第二定律。但是这热力学可不是普里高津发明的,早在爱因斯坦之前就有了,后现代神学对于热力学的建立没有任何贡献。就连普里高津搞的也是现代科学,只是常被后现代神学拿来挥舞而已。这种时间观的变化只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而不是什么“本质变化”,热力学并不违反牛顿定律:在一个中间有隔板的盒子里一边装着冷气,一边装着热气,此时抽掉隔板,作为状态A,过一段时间后盒子温度均匀,作为状态B,如果此时我们能够做出状态-B,让状态B里的每个分子的动量取负值,掉头往回跑,那么相同的时间后盒子会回到状态A,变成一变冷一边热的。只不过在自然状态下状态-B的出现概率极小而已。现代科学不只有牛顿力学,还有热学、化学、生物学、心理学等等,牛顿定律当然能“解释具体的现象”,生物学当然能“解释活的现象”,认知科学也可以解释人文的现象。后现代胡说自称可以解释任何现象,但是解释得对不对,由于没有实证,只有天晓得了。

   按照姜奇平反对“T等于非T”的立场,科学不必考虑可重复实验,可以宣布一些今天有效明天作废的“真理”。这样的“后现代科学”毫无用处,谁会费劲去学习明天就作废的理论呢?

2,非典与生态环境有关?

   姜奇平说:“最近我看到一个观点,关于非典,这个观点我也不一定十分赞同,是北大的一个老师说,非典是不是由于我们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我们把一些生物吃掉了,没有吃非典病毒的天敌了,所以非典就肆虐了。这就是典型的后现代的关系,就是说事物是普遍联系的,哪怕是师生找不到这种联系,不等于说这种联系不存在。”

   这个观点纯属姜奇平的杜撰。原来的观点是某位“老师”说的,但未必是北大的老师。关于非典与环境的关系,我过去见过两种说法:

   第一个说法是,人们过于入侵环境,使得本来不会接触到人的动物身上的病毒接触到人了。这个说法的缺点是目前缺乏证据,非典的首发病例并不是深入丛林探险的人物,实际上人类感染病毒的主要来源还是家养动物。但此说法并不违反科学常识。

   第二个说法是,由于人类消灭了原来作为非典宿主的野生动物,非典病毒没地方呆了,只好以人为宿主。这个说法不仅缺乏证据,而且违反科学常识。实际上如果原有的非典宿主野生动物被消灭光了,其结果应该是非典病毒也随之灭绝。非典病毒不可能有如此聪明的头脑,知道自己的宿主数量减少了,也不可能有能力操纵自己基因的变异,使自己能在人类体内生存。

    与上述两种说法相比,姜奇平的后现代胡说在荒谬绝伦方面可以算是登峰造极。在姜奇平的说法中含有一个惊人的假说:存在着一种吃非典病毒的天敌,而这种天敌又是被我们吃掉的生物。我真想看看姜奇平的高中生物老师在听到这个假说时是什么表情。按照这种“典型的后现代的关系”,人们可以随意创造任何“联系”,例如可以说非典病毒是姜奇平打喷嚏而产生的,因为“事物是普遍联系的,哪怕是师生找不到这种联系,不等于说这种联系不存在。”

3,不确定和个性的科学?

   请看如下的对话:

   “网友小妖精:请问嘉宾,您认为现在多地有哪些您觉得还未确定的类别被我们错误地划入伪科学的行列?

  姜奇平:我认为有几个方向,第一,是不可原子化的,不是结点型的,而是结点之中链接型的,比如中医,正是链接的部分,结点被研究透了,但是链接怎么把握,因为实证科学没有对付它的办法,容易把它放到伪科学里面,但是事物发展的联系成为网络发展的第一位的特征,比结点还重要,我认为这种波的特征更明显,这个地带容易被误判。第二,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就是无规律,不可重复的事情。一个是不确定性的问题,一个是涉及到事物联系的问题,再有一个就是涉及到个别真理,在工业时代,人们容易形成一种观点,个别是没有价格的,你看到的事,在此时此刻是没有价值的,我认为正好相反,在工业社会,普遍的东西都研究完了以后,个性的东西价值越来越高。不排除个人的东西,个人的奇思妙想,个人的观点的价值。我认为,在这些地方都会逆着潮流变成科学,但是不是伪科学,伪科学是想证明自己是真理,和后现代科学是对立的思路。”

   姜奇平不知道“链接怎么把握”,就以为“实证科学没有对付它的办法”,这才是真正的“武断”。从一个人的无知不能推导出全人类的愚昧。数学有一个分支,叫做“图论”(graph theory),专门研究节点的链接。就是在被姜奇平所不齿的牛顿力学中,万有引力也是节点之间的一种链接。建议姜奇平在批评“实证科学”之前,先去学习一下实证科学。

   科学是在追求确定性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古人知道太阳、月亮、恒星的运行规律,而行星的运行却是“不确定”的,这个神秘的“不确定性”着实为装神弄鬼大开方便之门,巫师“夜观天象”,看的就是行星。托勒密的大轮子套小轮子,让行星的确定性提高了很多,后来哥白尼革命、开普勒定律、牛顿定律、爱因斯坦相对论都使得确定性逐步提高,现在只要用一个软件,就可以在计算机上算出前后五千年的“天象”。

   假如从一开始人们就追求“不确定性”,追求“个别真理”,那就不会有科学,甚至连占卜也没有。如果在街上算命,张半仙告诉你说:“你今后的命运是不确定的”,虽然他说的也许是“真理”,但你会给他钱吗?姜奇平认为有一种吃病毒的生物,这是他“个人的奇思妙想”,如果他拿不出证据,对他自己或许有享受思想的价值;对别人而言,有少许充当笑料的价值,却没有科学的价值。


附:

前沿话题:姜奇平作客TOM科技谈科学与幻想之争(实录)
作者:TOM科技  2003-9-26 11:17:30  
出处:博客中国(Blogchina.com)  

  社会发展的车轮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科学观点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在进入信息社会后,科学技术已经取得极大的发展,伪科学却并没因此而消失。众所知之,工业时代与信息时代的科学观是不同的,不同的科学观得出的结论也是不同的。不禁要问,信息时代的科学观有什么新的特点与趋势?如何去辨别伪科学?如果我们身边有很就有很多的事例:气功和中医是伪科学吗?UFO是伪科学吗?
  TOM科技“前沿话题”经过精心的策划与准备,9月25日推出了第一期“前沿话题”,主题为“科学与幻想之争”,著名IT思想家姜奇平与大家进行了一场讨论惊心动魂的讨论!

  本期(第1期)嘉宾:姜奇平
  主持人:林白

  科幻是伪科学吗?

  林白:各位网友下午好,欢迎光临TOM访谈首先我要介绍的是,我们TOM科技频道今天推出了一个全新的栏目,以后每周将进行前沿课题的讨论,在第一期开播的日子里我们请到了著名的IT思想家姜奇平生生,姜先生你好。我们大家经常在网上看到你的言论,今天是不是给大家带给大家新的启迪呢?

  姜奇平:前段时间围绕非典的时候,网上有一个很大的争论,就是关于科学与科幻的争论,有些人认为科幻就是伪科学,又也一些人认为不尽然,提出了一种后现代科学的观点,这个争论在国外和国内争论的观点也是一样,就是现代科学和后现代科学之间的争论,就像咱们国家科学和科幻之争,比如气功和科学、科学和科幻的关系,在互联网上也有类似的争论。

  林白:今天我们要谈的是后现代科学和科学之争,也包括科幻和伪科学的界限,有很多人认为,包括科幻、气功、中医中药都被很多人归如了伪科学之类,在最近几年,伪科学三个字让人谈虎色变,确实,有众所周知的原因,伪科学也确实干扰了我们的正常生活,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擦亮眼睛,对到底是科学还是伪科学,这是我们今天的课题。

  从科幻提起,男生小的时候就很喜欢看科幻,您认为科幻是伪科学吗?

  姜奇平:现在我看到一种观点,认为科幻是伪科学,这不是主流的观点,但至少代表一种观点,持传统科学观的人他可能认为科幻本身本质就是伪科学,我看到一篇文章“论科幻的伪科学本质”,谈到科幻,有两种看法,这种认为科幻算是文学类,一种认为它算是科普类,如果要算科普类就要去考究一下他是不是科学,说它是伪科学,正是在科普的意义,如果是文学就无所谓科学不科学了,现在,作为科普的科幻,是不是伪科学,里面充满力量的幻想,比如可以钻到地底下2万里,这是不是科学?但是有些东西,你今天看起来好象不可思议,但是将来会实现,比如人类实现了登月,要按原来的想法是根本不可能的,要说月亮上面有嫦娥,这可能就是伪科学,但是人类真的登上了月亮。所以我们不能一概而论。

  林白:我们小时候看过《小灵通漫游科学世界》,里面的很多东西现在多实现。

  姜奇平:包括老一辈的科幻工作者与语言的很多东西现在多实现了。  

  林白:我有一点不明,你看到科幻和伪科学的作者,他是否意识到了,科幻语言的很多东西会成为科学现实吗?

  姜奇平:我认为这是一个表面现象,有些科学德的预言,只是比较早一些,不能进行实证造成的问题,但关键是怎么看待实证科学的问题,比如中医,这不是幻想类的,过去有这个历史,未来也有这个历史,中医能够看病,人体存在气功的现象,西方人很难理解,他觉得没有的东西,自己不能证实就是伪科学的东西,但是很多人可能也会有体验,大家也知道,中医确实是可以治病的,但是要按任何标准来说,中医都不符合我们西方意义上所说的科学的条件,尤其是不符合实证科学的观点,我认为,这就涉及到科学观的根本问题。

  林白:我们可能会想到一些具体的例子,前几年有一位名噪一时的胡大师,此人擅长用一些不可思议的药物来治疗癌症,有些认为有奇效,但科学的解释,药里面是有毒的,而且确实也有患者发生过死亡的病例,虽然这个病例可能比西医要低,但是可能涉及到了伪科学,而且可能会涉及到牢狱之灾,你怎么认为?

  姜奇平:我不否认,有时候可能会用伪科学来行骗,一些比较悬的东西,另外,借着看病骗人钱财,完全伪造物理事实,我认为伪科学确实存在,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伪科学和这些在实证科学之外的这部分和伪科学之间还有一个中间地带,这个中间地带和伪科学有时候界限很难判定。就拿气功来说,气功到什么份上才算伪科学,在什么情况下算是合理的。这个东西我觉得比较保险的做法是,对明显的,可以证伪的,比如迷信、跳大仙,可以定位为伪科学。但是对不能证实的,还不能明确定义。我认为科学是一个历史的发展过程,从早期的原始社会,到工业社会,到现代社会,可能经历了科学的衍生过程,我认为历史是螺旋式上升的,早期的科学和后现代科学的理念可能有差异。

  比如经络,它首先和原子论是相反的,他不是把世界割裂成原子去考证,而是强调原子和原子里之间的联系,是联系本身,我们说器皿这个东西,观测不出来,但是把人切成八块,在极短的时间再拼回去,就还原不成本身了。现在说的互联网业是,这是一种什么文化呢,不是强调结点,而是腔调结点之间的联系,所以这个联系是“之间”的一种东西,这和实证科学的研究重点有一些差异。

  林白:这个地带看来是后现代科学包括传统的阴阳、中医药、气功会发生交集,我想知道,后现代科学的地位是否被认可呢?

  姜奇平:像普力高京,他明确提出,探索复杂性事务,探索自组织,这种耗散结构追究的是有上的世界,和过去牛顿所说的确定性的世界有很大的差别,在科学方法论上说,后现代科学提出语境式的探索方法,意思是任何一个词,是什么意思,不能鼓励地看,好比说你举一个英文词,你不能说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可能有十几种意思,要放在上下文里面看,他的意思是说,任何一个结论,要放在具体的条件系去分析,也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对待,当普遍真理要和具体事情相合的时候,产生了什么样的变种,也就是科学的个性化的问题,不是说一个规律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下都一样,我知道可以抽象成这样,但是还要放在具体条件下看去产生什么变异,用变异点去抓住观众。

  什么是后现代科学?

  林白:您刚才听到一个概念,就是后现代科学,您如何来定义这一概念?

  姜奇平:从18世纪后期已经有人开始在反思牛顿力学的弊端了,发展到普力斯京就明确地指出了区别,在什么地方呢?首先是在时间概念上,不一样,时间按照从牛顿到爱因斯坦这一段时间的科学,都认为T等于非T,就是我们所说的可重复实验,就是不考虑时间,同样的现象在此时和彼时,都会有同样的结果,这样才认为是科学。如果这个东西,这一次测是这样,下一次是那个样子,不能证实,这就不是科学。按照普力斯京的说法,他提出时间先于存在,时间是个矢量,是往前走的,就像同一脚不能跨入同一条河流,要注重这种时间的差别,由于这种时间观的本质变化以后,就导致,如果认为时间不存在的,或者T等于非T,把握的就是这样的时间,一个是说要用分析的方法把实践割成一块一块的来做,另一块是还原成一个整体,这是他们最大和最根本的区别。如果后现代科学怎么看待科学呢,他认为如果撇开事物的细节,仍然认为实证科学是有效的,但是他如何解释具体的现象,解释活的现象,解释人文地现象呢,就有逾越不了的障碍。

  也有人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概括,现代科学的概念是心物二元论,人是一种存在,物是一种存在,用人来观察物,人是什么概念,要交给另外一个科学甚至是宗教。后现代科学是要消除心物二元论,这就有了区别。这时候再看待,可能就容易理解了,因为要还原,还原成一个经络、一个网络去观察事件。只有把实证科学定位为科学,你也可以认为它不是科学的一部分,但是它又不是伪科学,在实证科学和伪科学之间有一个地带,这个地带不应该放弃掉。

  林白:反对者一定会攻击说后现代科学会导致不可知论。

  姜奇平:这里最大的问题,这些东西往往和具体的方法论是有区别的,语境的方法找的是相异点,而不是相同点,但是从常理上来说,大家不仅要追求这种普遍的东西,从经济的个性化、社会的个性化角度来讲,科学也追求形而上、大而全的东西,变成追求具体的东西,我看到一篇网友写的东西非常有意思,他说科学就是用孤立、静止、片面的观点来看待世界。我不鼓励、不静止、不片面等等来观察这个世界呢。要研究猫,就要把它切成几块蒸熟了,然后再研究。问题是,这个事物你这样研究完了,我承认你的结论,但是还得换一个角度,在事物活动的状态下还要去观察,不同于死东西的在什么东地方,不可否认,是因为现实中提出了这种需求,复杂系统了以后,存在着很多的随即现象,我用尽的方法可能会不断减少这种不确定性,但是不确定性本身也是世界的一个方面,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结合在一起,不能说确定性不断增加,让确定性无限膨胀,让这个世界搞到没有确定性位置。就像计划经济,老想把所有东西搞成确定性,但是问题是不确定的东西是现实存在的。

  网友刮痧:各位相比都看过刮痧这部电影,虽然我们中国人认为刮痧有它的道理,然而在美国法律面前,它就是无效的,所以说,即使存在着嘉宾所说的灰色区域在现行的法律体系之下,仍然不可能得到认可。

  姜奇平:我觉得这是现实条件,我首先完成赞成这种观众。刮痧跑道中国来说很普遍,但是西医人家就认为不对。包括中医的药典不能随便入药,不能分析出是什么东西。我建议这位网友加一个条件,它是一种工业社会的特征,在工业社会,这种观点一定占主流,而且正确度一定在80%以上,把火罐什么的,就算把病治好了,我认为和整个社会的气氛是不协调的,因为工业社会是一个追求确定性的、抹煞个性的社会的这个东西确实无法存活。但是过了工业社会以后怎么办,比如我们有没有一种药包医百病,问题是还要大夫干什么,大夫要这些你具体情况来望闻问切,所以说,这个药可能在那个时候对你有用,换一个时间也许就没用了,这是一种不确定性。

  网友林君:很多问题我也分不清是科学还是伪科学,我想知道是否有专门的机构来进行鉴别,指导人们来解决这中问题呢?

  姜奇平:我认为,有些鉴别机构也被称为是伪科学机构,像北大的科学鉴别中心也被称为伪科学鉴别中心,就因为他鼓吹后现代科学的观点,现在应该说没有一个权威的标准,如果说有,实证科学的观点应该是占主流地位,因为人类社会毕竟起来在工业社会阶段,我想提醒的是,随着这个时代的发展变化,人们的观念会发生变化,就是我说的,经济要个性化,社会发展要个性化,包括互联网也会个性化,科学将来也会个性化,不可能在互联网时代还坚持牛顿时代的一些的科学观。

  林白:您能举一些例子在我们的生活领域发生这种明显变化的吗?

  姜奇平:在早些时候我们发现测不准现象,意思是说心物出现二元的时候,心会对观测现象产生干扰,显然这不是偶然的现象,人们会发现,背后是一种不确定性。世界有确定性的本质,也有不确定性的本质,这个时候人们会用统计的方法来替代逻辑的方法,比如统计方法在自然社会中的大量运用。另外就是复杂性理论,比如美国的一个研究所,它强调自组织现象,包括现在的系统论,协调论等这些新的学科的出现,总的会出,不是回到牛顿的路子里去,而是越来越背离他。

  UFO谈不上科学

  网友UFO:我一直对UFO的现象非常感兴趣,你认为这种现象是否是伪科学呢?

  姜奇平:我认为是这样,谈不上科学,因为它不是什么规律,只是一种现象,只能说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认为,如果不能判明是真或者是假,或者你不能判伪的事情,你不能说是假的,我个人也不能证明这个事情,所以我不能说是假的,你就说某一个飞碟是假的,但是也不能证明飞碟现象是假的,要说证明是真的,我也证明不了,在这种情况下,将信将疑的态度会比较好,留待以后去解决。

  网友FARMER:首先我想知道姜老师是否是一个无神论者,您认为神创论是否是科学呢?

  姜奇平:我个人首先是无神论者,我认为问题的语境现在需要反思,当时有神论和无神论很也关系,当一个科学强调心物二元论的时候,必然会强调一些东西,他可以把物质世界解释清楚,但是人是怎么来的,怎么解释,他就放弃了,交给上帝来解决了。如果不是这种方法,他根本无所谓有神无神,他不认为心物是二元的,对心有他的解释,就不认为还有一个神存在。比如我认为人体的经络和气功在的话,我就不相信还有一个上帝来支配我。

  林白:这就说到一个有趣的话题,我们知道,伟大的科学家牛顿,晚年转向了神学,他希望能够证明上帝的存在,而且似乎很多证明的学者最后都会走向神学,究竟是他们触到了科学的天花板,还是他们发现了某种我们未知的领域呢?

  姜奇平:这个问题已经有基本的解答了,简单地说,实证科学的本质是心物二元论带来的,不能解释的部分就交给神了,牛顿是最典型的,在自然科学的领域他是一个典型的无神论着,对心这部分,他是一个有神论者,爱波兹尼他认为,人就是一个机器,真正属于人的部分他无法解决了。爱因斯坦的情况有点复杂,他嘴上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实际上他是一个有神论者。反过来的立场,他会有这个问题。

  网友123:姜先生你好,我们关心的是到底如何教会青少年来区分伪科学?

  姜奇平:我认为应该教成人伪科学,这太复杂了,这么早让小孩接触,容易僵化他的思想,小孩生活在一个船充满幻想的世界,比如你给他讲通话,按照科学的观点,童话都是伪科学,我认为还是不要太过早的僵化他的思想,还是要放开他的思想。长大了他自然会纠正自己。

  网友抛砖引玉:是否伪科学与科学之间存在某种共生关系。伪科学在经历一定阶段以后是否可以转化为科学。

  姜奇平:我认为确实存在共生关系,共生点在实证这一点上,他们俩只是在实证轴的两边,说伪科学可以转化成科学,我觉得不像,伪科学就是假的东西,在灰色地带有可能产生出伪科学了,但是我很难想象从伪科学里可以产生出科学。

  网友齐天大圣:中国古代的道士在炼丹路里炼丹,结果发明了火药,是否也可以认为,从事伪科学的人是否会无意中触及到科学的真谛?

  姜奇平:这倒是有可能。包括东方的后现代的观点,一元论有它的局限性,就是什么事情得大而概之,什么事情都说不清,他可能是奔着炼丹去的,但是偶然触动了什么机关,但不是方法论,也不是必然的东西,而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网友天文爱好者:中国古代认为,天象与人世间的很多事情有关系,人类的兴衰都可以从星象里观察出来,请教姜老师,这种说法至今也没有得到科学的人可,但是是否实际存在这种的领域呢?

  姜奇平:我认为从最抽象的意义上说,在哲学上有天人合一的概念,人也只不过是宇宙的一部分,这种绝不是绝对的对应关系,比如天上的某颗星星对应着地上的某个事情,如果这样联系,就和伪科学差不多了,一元论的弱点就在这儿,经不起实证的考验,他可能会发现某种事物之间的联系,但是区分不清这种区别。

  林白:换个角度可以说清这种事情,我们在天上看到的星星,都是燃烧的恒星,或者是一些运势,你不可能想象这些行星会为了太阳系的某颗行星上的人或事来改变自己的状态。

  姜奇平:这就是原因和结果的关系,如果把这个关系放大到宇宙的角度来看也是可以实现的。我看过我的一个朋友写的一篇文章,为什么老虎不长翅膀,如果老虎长了翅膀,它就太厉害了,把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吃光了,也会把自己的生态链破坏掉,这是他为什么不长翅膀的原因。这很有道理,如果你把生态链毁坏了,就会出现相反的世界观,不是孤立的、静止的、片面的,而是全面的、联系的、发展的观念,我认为把这两个结合在一起就比较完美,我不是一个后现代科学者,他们说后现代科学是伪科学,我有点不平。我认为,如果打分的话,科学打80%,后现代科学打20%,我基本上站在实证科学上来看,但是,如果把实证科学百分之百,除了伪科学把它赶尽杀决,这我没有意见,但是说如果把灰色地带都扔掉,我可能会有一些异议。还是联系在一起可能比较接近事物的本原。

  林白:我觉得科学和伪科学之间其实是难以区分的,造成的结果就是如果我们打算尊重某些我们未知的领域,结果我们会不得不容忍伪科学的存在。

  姜奇平:实际上这就是一种宽容,不是对毒草宽容,而是对鲜花的宽容。当我弄不清楚毒草和鲜花的关系的使得,宁可把它当作鲜花来对待。在这种难以判断的情况下,我认为是让它竞争,因为什么事情也瞒不过时间,有人说伪科学可能瞒一个时期,但是瞒不了所有的时期,你是科学,你怕它干什么。

  林白:在我们的社会生活中,大家对我们所不了解的常常会归于异类,甚至是危险。事实证明,其实我们经常会冒着伤害或损失的危险,但是有时候我们的剿灭的危险带来的损失可能更大。

  姜奇平:是的,最近我看到一个观点,关于非典,这个观点我也不一定十分赞同,是北大的一个老师说,非典是不是由于我们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我们把一些生物吃掉了,没有吃非典病毒的天敌了,所以非典就肆虐了。这就是典型的后现代的关系,就是说事物是普遍联系的,哪怕是师生找不到这种联系,不等于说这种联系不存在。

  林白:涉及到这个话题,我们今天讨论的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我想说的是一个代价的问题,全世界许多地区的人,包括我们一直在嘲笑美国的一个显而易见的缺点,持枪率非常高,**泛滥,造成很多上海案件,但是美国人居然傻到现在迟迟无法规范**的管理,许多老百姓反对对强制的严格管理,我们不妨听听一些观点,美国人认为,持枪是他们的权利,虽然可能会造成伤害,但是这是自由的代价,他们认为**可能带来的伤害比剥夺自卫的权利可能更好一些。不知道这个例子是否合适,因为很多人会不同意,我们想我们在对待伪科学、科学,假设我们愿意承受一些代价,让他们长远存在,也许对长远来说更有好处。

  姜奇平:这种观点我同意,对科学,除了本学本身的实证的方法,科学还要有探索的精神,也要付出代价。我觉得美国持枪倒没什么可取的,可取的是美国的唐老鸭的精神,不是说不需犯错,你犯错去吧,像唐老鸭、米老鼠似的,他到处去犯错误,但是砸不扁,捶不烂,经得起错误的考验。

  伪科学的界限是什么?

  网友独行侠:姜奇平先生你好,我想知道的是既然您也认为或存在着伪科学,到底伪科学的界限是什么呢?

  姜奇平:我认为,伪科学应该和科学是一对正相反的,我认为伪科学只能是证伪的东西,对不能证伪的东西不宜划到伪科学里面,同样是气功,如果我能够证明它在作弊,伪科学我认为首先是它自己冒充科学,第二它要伪造冒充事实,既要伪造规律也要伪造现象,他们既然是伪造,你就可以既可以证实,也可以证伪。但是中医这种现象,不属于可以证伪的现象,比如气的存在,有人说人死了以后,人会少了七到八克,这可能就是气的存在。我认为这是一种方法的极限,到了不能用方法去证明的时候,就会有还原论。所以说到伪科学,他首先是科学的反面,能够实证的就是科学,不能实证的按照实证科学的标准就是伪科学。

  林白:经过和您的谈话,我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您所说的灰色区域,有些无法判别的类型,其实有的已经被我们归入了伪科学的类型。

  姜奇平:我所担心的就是这个,这和我们的社会发展是违背的,这里包含了哪些积极因素呢?从工业社会到信息社会,人们一定是把死的东西研究完了,再去研究活的东西,这是一个发展的潮流。社会发展不是倒过来发展的。第三,从普遍的知识进入到个人知识,也就是说这里面会有很多不规范的、不确定的,但是此时此地也许是真的,一离开我的语境可能是假的了,这个东西在越来越个性化的时代就变得越来越有意义了。

  网友小妖精:请问嘉宾,您认为现在多地有哪些您觉得还未确定的类别被我们错误地划入伪科学的行列?

  姜奇平:我认为有几个方向,第一,是不可原子化的,不是结点型的,而是结点之中链接型的,比如中医,正是链接的部分,结点被研究透了,但是链接怎么把握,因为实证科学没有对付它的办法,容易把它放到伪科学里面,但是事物发展的联系成为网络发展的第一位的特征,比结点还重要,我认为这种波的特征更明显,这个地带容易被误判。第二,确定性和不确定性的,就是无规律,不可重复的事情。一个是不确定性的问题,一个是涉及到事物联系的问题,再有一个就是涉及到个别真理,在工业时代,人们容易形成一种观点,个别是没有价格的,你看到的事,在此时此刻是没有价值的,我认为正好相反,在工业社会,普遍的东西都研究完了以后,个性的东西价值越来越高。不排除个人的东西,个人的奇思妙想,个人的观点的价值。我认为,在这些地方都会逆着潮流变成科学,但是不是伪科学,伪科学是想证明自己是真理,和后现代科学是对立的思路。

  林白:在您的心目中,显然对正在进行的IT进行时是充满了热切的希望,看来您是认为这是对铁板的教条的**。

  姜奇平:对,这是把铁板的东西融化了,是这样的感觉地科学家将来追求的最高境界应该是可乐,如果科学不能给人带来科学,科学也是很难受得。

  网友93:王小波曾说,我的前半生和科学有源,但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充当科学的辩护士。姜先生您是否也是这样的使者呢?

  姜奇平:不是,我是解说者,是一种对话,把我看到的东西告诉大家,愿意做这样的人。

  网友WHJ:现在像哈利波特、魔戒的书和电影特别受欢迎,您觉得这是非会对正在成长的孩子们造成伪科学的诱导。

  姜奇平:这是八杆子打不上,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东西,人是这样,在小的时候,他和自然是一体的,他生活就在玩的过程中,人们到了一个成熟的阶段以后,就把这个东西给分开了,但是,具体到哈利波特,我刚才说,人还有回到天真的一面,又回到自然,又和自然融合起来,这时候和天然的东西混成一片了,哈利波特是一种成年人的童话,我主张成年人可以多看看,小孩本身就是玩,他的生活就是游戏多一个游戏少一个游戏是无所谓的。成人工作非常紧张,倒是需要一种异化的东西,但是对这个东西千万不要用科学的观念看,如果这样看,哈利波特是假冒伪劣,因为德国一个专业巫师说哈利波特把扫帚把儿都搞反了,这个真正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但是,不要那心物二元论的观点去评价,应该考虑到在心物一元论的时候去想象就对了。

  蒸汽机技术让老虎长翅膀

  网友预言者:姜先生,我想问一个后现代科学的问题,现代社会的力量,使我们的思想获得极大的释放,我相信,后现代科学必然会释放人们的更大的力量,问题是,我们所生存的自然界或者星球是有足够的力量来平衡这种力量的爆发吗?

  姜奇平:这个问题是这样,纯属我个人的观点,我认为工业时代的终极技术,完全是和蒸汽机相反的技术,链接到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链接,是强调循环、可持续发展,将是通向绿色,而是让老虎长翅膀,科学的结果,我认为蒸汽机技术是属于让老虎长翅膀的技术,当长到一定阶段,前后看,什么东西都吃完了,造成了污染和生物链的破坏,他就会想,如果想生存下去,还是要和世界保持联系,要承认我的价值,以及对方的价值。在社会学中,工业社会是强调主体性,就是我怎么样。马克思强调主体兼体的概念,人的意义在彼此之间的联系,如果你是我的天地,除掉了你,我也可能存活不下去,如果是这样的概念,才是真正的后现代科学的概念。而不是简简单单的让老虎长一个翅膀。

  网友红茶君:我认为我们的民族对姜奇平先生所提出的一行不确定的东西甚至是非常有兴趣,甚至有时候陷入一种集体向往的过程中,比如义和团时代大家都相信刀枪不入,比如前些年大家迷信气功大师,姜先生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姜奇平:我同意你的说法,普利高京说,他的观点在西方找不到共同语言,反而在东方能找到,因为后现代和原始的否定之否定正是一致的,但是我认为,中国有落后一面的东西,中国人现在面临着两难的境地,首先现在的思维还在农业社会,它首先要经过工业社会的洗礼,要经过实证科学的洗脑,祛昧,扫除鬼神的这种东西。等到更高的境界,就会发现,科学本身也是有局限性,在祛昧的同时,也给人带来了生命的异化,否定了人们的生命的意义,到了更高的阶段,又有一个反昧的阶段,要回到事物的普遍联系和生命本身的东西。所以我认为,中国现在面临着这么一个问题,这个东西是回去好还是不回去好,这就看一个道行了,弄不好会有走火入魔的人。实际上一些后现代的人很看重中医,但是不是在迷信的角度看。

  网友LIN:姜先生你有没有可能TOM网设置一个专栏,让我们更多的了解您的理论?

  姜奇平:我在TOM有一个栏,让大家了解我的想法,我的想法是,在后现代科学的路子,我希望从互联网的技术、信息技术包括生命技术的前沿倒过来看工业社会有哪些观念和新的东西不相融合,我的观点有时候会偏激,走到前面去,脱离现实,这是我的弱点,但是我会有意识地去做,因为我觉得比较缺这样一种东西。

  网友司马心:不知道姜先生是否知道,近些年有一些反伪科学的斗士,在反伪科学领域做了很多工作,揭穿了伪科学的真面目,您又怎么评价他们的工作?

  姜奇平:我首先高度评价这个观点,包括他们的行动,也是非常支持他们的行动,揭穿伪科学,我觉得我对伪科学没有什么好感,这些伪科学就是骗子,包括学术骗子。但是有一定,我认为,我建议他们应该有一个边界,我不排除这里面有过头的,表现在哪儿?就是把我们所说的灰色地带归入伪科学,我认为不要把伪科学界限扩大化,应该以实证为界限,不要去说实证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的事情,我赞成只要确实用科学的方法证伪了,我一定是和他站在一边。

  林白:说实话,要做到姜先生这样的界限,我们的民族不是有特别好的传统,像刚才红茶君说的,崇拜气功大使,有时候上当,瞬间又回过味来,高呼上当,有时候是情绪在引导人们,而不是实证的手段。

  姜奇平:历史的发展是有方向的,不会倒过来发展,一定是从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发展,而不是倒过来发展,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时间是有矢量的,毕竟有一个发展的方向,把握起来很难,也不是我说得很好,哪天一不小心也可能会掉到伪科学里面去,大家需要互相监督。

  林白:在今天的节目里面,姜奇平先生透彻地向我们解释了后现代科学的概念,同时指出了鉴别伪科学的依据,我感觉更重要的是今天谈到了态度的问题,在科学的疆界里面,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宽容的天空笼罩我们,我们的前沿话题在第一期涉及到这样一个敏感的话题我们觉得谈得非常透,我特别感谢我们的嘉宾,向您学习也有很长时间了,节目很快就要结束了,不知道姜先生对网友有什么鉴言呢?

  姜奇平:我觉得是是非非的事情,很多说不清楚。但是有一点一定要把握,就是一定要跟着技术发展的潮流走,过去我们说代表先进的生产力,我觉得是非常对的,跟着历史的发展是不会错的,我认为,抓住技术发展的前沿,随时跟住它,这时候自己的思想就能合上拍了。

  林白:非常感谢,人不可能踏进同一次河流,感谢网友,感谢我们的嘉宾。

桔梗(未注册网友) 于 2003-9-26 11:51:20写道:

   对于“对‘百分之百的科学’打假”的打假

    作者:桔梗 2003-6-2 20:54:42
    出处:博客中国(Blogchina.com)

    姜奇平本来与“王晋康医学”没有关系,但是近来他奇怪的针对这一事件发表了一些更加莫名其妙的观点。对这些所谓“后现代”的观点有必要加以澄清,【】里面是我的点评

   对“百分之百的科学”打假

    作者:姜奇平 2003-6-2 10:46:21
    出处:博客中国(Blogchina.com)

    声称百分之百的科学,和声称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一样,其中一定有假。我认为也应在打假之列。
    【到底谁声称“百分之百的科学”了?对,是王晋康,因为他说他认为自己的观点“100%正确”】
  所谓“百分之百的科学”,是指把科学与真理,百分之百地等同起来,百分之百排斥“异端”存在的权利。这种态度,不是真正的科学精神,所以要对它进行打假。

    【科学从来没有声称自己是真理,“真理”是神学名词,和科学无关】
 最近,一场由非典的生物学问题引起的学术争论日益升级,“战火”迅速从网上的新语丝、博客中国,蔓延到《南方周末》等主流媒体,引起社会关注。赵南元等以现代科学主义的名义,把王晋康强调相生相克的科学有机论观点,称为伪科学,加以“打假”。我认为学术之争是正常现象,但应把握一个尺度,就是坚持科学精神。
       【“王晋康强调相生相克的科学有机论观点”——这是你给王晋康造的吧?或者已经演化成“姜奇平医学”了?】
      科学精神的内涵是追求真理。科学精神不等于科学。这里所说科学,是指以理性为内核,以可证实或证伪为标准的现代科学。这种科学确实符合真理,但真理再往前迈进一步,就是谬误。我认为应防止一种倾向:以科学的名义,党同伐异,排斥其它追求真理的手段。

    【**共也声称“追求真理”,难道**工也是科学精神的一部分?缺少了实证观念,科学精神就不成为科学精神。】
      “百分之百的科学”,不是真正的科学精神。如果说要打假,也应包括这种科学精神上的假,至少是有必要提醒注意自我“防伪”。

   【关键问题是谁声称了“百分之百的科学”?】
    我的第一个观点:科学只是追求真理的手段之一,如果说成是唯一手段,我们就要象对“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那样,给予打假。

  科学是手段,不是目的。追求真理才是目的。追求真理有多种手段,科学只是其中之一,虽然是最重要的一个手段。如果把真理比喻成彼岸,科学只是到达彼岸的一条船。即使它是最大的一条船,也不能排除还有其它船可以到达彼岸。例如哲学不同于科学,它不能达到真理吗?直觉方法可能不同于科学方法,它不能把握真理吗?中医无法完全用现代科学解释,它不能把病治好吗?……如果硬要说,只有科学这一条船,能通向真理,就成了“百分之分的科学”,本来对的东西,反而就变假了。

    【科学不“追求真理”。中医能把病治好吗?首先要确定这个问题。】
    我认为赵南元如下说法,是武断的:“科学具有纠错机制,能够识别和排除错误,这是科学史和哲学都不具备的,所以对于科学理论可以谈论其‘正确’与‘错误’,而对于哲学或科学史的理论却还不存在该学界内公认的判断其‘正确’与否的标准。所以与非科学相比,科学要正确得多。”即使科学内部,也被他们分出了三六九等,被他们开除出“科学”“学籍”的,就包括整个后现代科学,科学有机论等等。可见,这是一种相当狭隘的科学真理观。

   【“后现代科学,科学有机论”确实不是科学。什么,你不同意?那你不妨去科学界推销看看?在我的一个“相当宽阔”的“科学真理观”中,李森科、“顺势疗法”、“胡万林”也都包括在内,不分三六九等,你觉得这个大垃圾堆有什么好处?】
  以原子论和机械论为基础的证实与证伪,只是多种判断正确与错误的手段中,在现代比较通行的一种,它不能排斥其它方法的价值,如有机论方法,对于一些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的现象的认识价值。赵南元说“科学最起码的要求是概念的清晰”,但概念的清晰并不一定是真理的最起码要求。人的概念产生之前,真理并非不存在。道符合真理,但“道可道,非常道”,就不符合“概念的清晰”;辩证逻辑的概念,按形式逻辑的标准,也可能是“似是而非”的。概念本身也是有局限性的,用概念的尺度,也有“测不准”的对象,如潜意识、人体经脉等。

    【不愧是姜大师,不过你这一套科学界从来不认】
   把条条大路通罗马,变成千军万马只能过独木桥。这座桥即使本身是正确的,也不能证明“只能”这种限制是正确的。

   【如果实证可以不用,自然骗子横行】
   把科学与真理等同起来,把其它学科说成是“非科学”,暗示其正确性少于科学。这和当年自称百分之百的布尔什维克一样,一定有假。有假怎么办,打!

  【打!……问题是到底谁说了“百分之百正确”?】
   我的第二个观点:科学精神,不仅包含对真理的正面追求,也包含保护异端的权利。“百分之百的科学”,对异端斩尽杀绝的态度,不符合科学精神。

  【“斩尽杀绝”的意思是什么?从肉体上消灭?在科学上,如果你的理论没有证据支持,就没有人理睬,无须“斩尽杀绝”。】
   我们假设赵南元的生物学主张完全正确,王晋康的生物学主张完全错误;或者倒过来,王晋康的生物学主张完全正确,赵南元的生物学主张完全错误。并不影响我这个观点。

  所谓异端,就是那种被大多数人认为不具真理性的非主流观点。科学精神对于异端的宽容,并不是由于对错误抱有同情。而是历史证明,大多数人的主流观点,并不一定绝对能保证其正确。中世纪大多数人受宗教蒙蔽,认为理性的科学是异端,支持迫害天文科学家,就是教训。保护异端的权利,是科学精神与民主精神的有机结合,是把真理摆在更高位置的表现。它包含这样的意思:我虽然坚信我的观点符合真理,认为你确实错了。但是,我认为真理比我更重要,我不否认历史可能证明你对而我错这样一种可能。相反,迫害异端的心理总是:我比真理更重要,我是不可能错误的。即使历史真的证明我错了,我也绝不低头。

  【那么姜大师现在同不同情李森科主义、燃素说、高尔顿的“优生学”?】
   我赞同对伪科学打假,但我不赞同把异端统统说成伪科学,更不能把赵南元说的一些整学科的“非科学”,说成是伪科学。对伪科学打假,与反对异端的存在权利,是两回事。异端与伪科学,怎么区分呢?有时很难,比如对气功与迷信、宗教与迷信。我觉得,站在科学的立场上,比较保险的做法,恰好是科学所主张的证实或证伪。比如,发现做弊,发现与事实不符,等等,应明确地打假,没有商量。而对于既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的事情,采取保守态度,即可以表明自己不赞同以及不赞同的理由,但不宜轻言别人是伪科学,更不宜置人于死地。因为人家说不定,处在“科学之外,真理之内”这个区间。比如,人家学科方法论,超越了你的检验尺度,你用这个学科、这个学派的尺子,去量不同学科、不学派的对象,谁对谁错,就不好说了。比如,哲学研究本体,你非用科学的尺子去量,你量得出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吗。退一步说,百花齐放中的大毒草,说不定有一天可能被证明是鲜花;就算它真是毒草,在整个思想生态链中,也可以是有存在“功能”的,比如可以增加别人的辩别能力等等。当一个环境中,只有百分之百的科学,思想纯而又纯之时,历史证明,那只能说明噩梦将至甚或已至。这话不光是只对争论的一方说的。我个人观点倾向谁,并不重要,那是别的文章要讲的。与我这篇的文章的立意,一点关系也没有。就算我认为其中某一方科学精神有所欠缺,也不等于我不同意他的科学观点,更不等于我反对科学。

    【姜大师,“但我不赞同把异端统统说成伪科学,更不能把赵南元说的一些整学科的“非科学”,说成是伪科学”根本就是无的放矢。“就算它真是毒草”也不要成天往报纸上发、到处推销吧?】
   我为什么这样主张?有些读者埋怨我老讲抽象道理,那我们来看具体的。同是争论一个类似生物学问题,有一个很好的历史教训:1935~1936年期间,原苏联的李森科利用自己的媒体,对遗传学上一位同行瓦维洛夫的不同学术观点发动了猛烈攻击。而瓦维洛夫作为一名严肃的、真正的科学家,坚持摩尔根的遗传学说,执拗地不承认李森科的“发现”。结果瓦维洛夫被苏联最高军事法庭判处死刑,没收了财产。但历史证明,李森科不仅学术上错了,更严重的是,以科学名义破坏学术民主,败坏了科学的声誉,阻滞了科学的发展。在苏联,先后受到批判或者**的著名科学家包括生理学家巴甫洛夫、物理学家约飞、火箭设计师科洛廖夫、物理学家朗道等等。原苏联最后**了事。

    【按照姜大师的理论,李森科主义也是值得“同情”的,凭什么说它是“伪科学”?李森科主义也可以包括“我虽然坚信我的观点符合真理,认为你确实错了。但是,我认为真理比我更重要,我不否认历史可能证明你对而我错这样一种可能。相反,迫害异端的心理总是:我比真理更重要,我是不可能错误的。即使历史真的证明我错了,我也绝不低头”阿。不过姜大师到底是文科大师,不知道“李森科主义”从未成为科学。】
  我想引维纳《人有人的用处》中的一段话,与争论双方共勉:“科学是一种生活方式,它只在人们具有信仰自由的时候才能繁荣起来。基于外界的命令而被迫去遵从的信仰并不是什么信仰,基于这种假信仰而建立起来的社会必然会由于瘫痪而导致灭亡,因为在这样的社会里,科学没有健康生长的基础。”

    【让王晋康这样的妄人横行,搞乱人们的思想,才是“科学没有健康生长的基础”。“毒草”好不好?正如加德纳所说:“如果某人宣称月亮是用新鲜的乳酪做的,不可能指望专职天文学家会从天文望远镜上下来去写一篇详尽的反驳文章。也许我们是在小题大作。有人会说,出版一些有关火星蜂人的书籍来刺激一下公众的想象力,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科学家们是不会被愚弄的,具有科学知识的读者也不会被愚弄。如果有人愿意掏腰包购买这种鬼话,那有什么要紧?答案是,当人们被哗众取宠的科学言论引入歧途时,这就完全不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了。成千上万的精神病患者,迫切需要经过培训的精神病专家的护理,却沉溺在种种迷信疗法之中,从而严重地耽误了治疗。在那些接受这种可疑的疗法的病人中间,已出现自杀或精神错乱的事例,其数字是惊人的。一个有声誉的出版商,决不会考虑出版一个被其同行们普遍认为是江湖郎中的人所写的关于癌症疗法的著作。然而,这类书和《意念说》之间,并没有多大差别。”】
   但愿我们不出现这种自杀式的“百分之百的科学”。

  【文章末尾总是要作大师状的,不过姜大师罗嗦了半天也没说明白,到底谁是“百分之百的科学”。不过,既然是大师,总是要用一个虚构的威胁来拉拢信徒的。对于**教主,这个虚拟的威胁是世界末日,对于后现代大师姜奇平,是所谓的“百分百科学”。】
    桔梗(未注册网友) 于 2003-9-26 11:50:11写道:

    桔梗专栏:“唐吉诃德”又和风车打起来了
    作者:桔梗

    一场SARS的流行,让我看到不少“大师”级别的人物。先是科幻作者王晋康出来做大师状,说要指导科学、掌握大势。然后就出来一个姜奇平,这位文科大师显然更加气吞山河,先是用据说好得不得了的“后现代科学”分析王大师的理论。被人驳斥、指出他引用的那些不过是垃圾之后,显然不太甘心,便有要声称对“百分之一百的科学”进行打假。不过姜奇平怎么也说不出到底有哪些“百分之一百的科学”,让别人怀疑姜奇平是不是塞万提斯的忠实读者,过于“进入角色”了。

    今天,我终于又一次看到了“唐吉诃德”和风车的大战——在姜奇平这篇洋洋洒洒7千余字的文章里,姜奇平充分发挥了“后现代科学”的特征,用混乱的语言、生吞活剥的科学术语,以及强加给别人的观点,发了一通关于“实证科学局限性”的谬论。

    本来,这篇文章只要看到“一个声音来自反对伪科学的‘科学打假派’,主张科学就是‘孤立的,静止的、片面地来研究事物的方法’”,就可以不用看下去了,因为姜奇平生造了一个稻草人,硬要安在别人的身上。只要对着稻草人“打假”,自然是得心应手、百无禁忌。姜奇平已经多次制造类似的稻草人,可就是不愿意承认,这些稻草人在现实中找不到对应物。

    一般而言,对于这种文章,不需要逐句驳斥,正如有人在发烧说胡话,只要让大家知道他在说胡话即可,不必逐句证明。然而,姜奇平的这篇文章不仅仅是和风车大战,他还要揭露“实证科学的局限性”,这就有驳斥的必要了,因为在中文往上,这类文章最多出现在发愣功的网站上,那些发愣功信徒经常用“实证科学的局限性”来“弘 法 ”。我担心姜的文章也会成为其火力之一,所以来打个预防针,以免谬种流传。

    从姜奇平的文风可以看出,他对后现代主义是情有独钟的。不过很不幸,后现代主义一旦要跨入科学领域,就不可避免地成为垃圾——艾伦·索卡尔把这些称之为“知识欺诈”。这种“后现代科学”的特点之一,就是玩弄科学术语,混淆是非。比如哈丁认为“《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就是对大自然的强奸手册”,等等。姜奇平也有这个特点,他看见相近的词语,就要拿过来搅浑水。比如他看到《我们为什么生病》的译者之一推崇“后现代”,达尔文医学(不是王晋康的那个!)就也是所谓的“后现代医学”了;看到有科学家谈环境和SARS的问题(谈的对不对另外讨论)——因为有“环境”、“SARS”两个关键词,就认为也可以当作“王晋康医学”的证明。

    姜奇平一旦树立起了一个稻草人靶子,或者说把自己扮成了唐吉诃德,自然就有了“‘科学打假派’要认识到实证科学的局限,明白我们为什么主张不能把实证科学当作全部科学来看待”这样的奇谈怪论。我们说实证科学,就是指自伽利略、牛顿以来建立起的现代自然科学,现在姜奇平来者一个“不能把实证科学当作全部科学来看待”,那自然是指还有不需要实证的科学。这是一个矛盾修饰法的概念——科学就是需要实证,不能实证的不是科学。所以根本不存在姜奇平所说的“不能把实证科学当作全部科学来看待”。

    为了证明他的这个观点,姜奇平洋洋洒洒的列出了四条“理由”,然而每一条理由都是玩弄词汇式的,胡说什么“精神是哪来的,混沌是怎么回事,这个问题是实证科学解决不了的。只好把它留给上帝”。鉴于神经系统的组成比较复杂,今天我们还不能对意识问题给出一个完整的答案,但是科学毕竟还是可以对人的意识进行研究。在认知科学领域,科学家正在遵循实证的精神、用科学的方法研究人的大脑,并且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这些领域根本没有留给上帝!至于“混沌是怎么回事”,科学家也不像姜奇平这样没有创造力——科学共同体早就在讨论非线性科学问题了。当然,不是那些“后现代科学家”嘴下莫名其妙的“非线性”,而是可以量化的科学概念。

    由于习惯于玩弄词汇,相对论和量子力学自然也成了牺牲品。姜奇平说“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测不准定律,启发人们注意到实证方法的局限。”——幸好我还算通晓两门课程,但是要让姜奇平这个文科生明白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主要观点是什么,估计我要从高中物理教起。我只好告诉姜奇平,无论是相对论还是量子力学,它们都是实证科学(!),并且它们都会给出客观的结论(!)。相对论的基本出发点,就是光速不变,而不是姜奇平的“只有光速改变了,人们才能发现原来时空是相对的”。只要这一句即可说明姜奇平根本不懂相对论。

    姜奇平自认为掌握了科学的大势,说什么“实证科学可能以为,只有可明确证实或证伪的东西,才能归入科学帐下。可在其它许多科学方法论看来”、“多年来,熵、演化、有机主义、非决定论、可能性、相对性、互补性、诠释、混沌、复杂性和自组织等概念,无不在构成对‘孤立的、静止的、片面的’‘形而上学’牌的实证科学的冲击”。在姜奇平的眼中,实证科学——也就是现代科学——就是“孤立的、静止的、片面的、形而上学”的。其实很容易驳斥姜奇平的这些胡话,只要问问他,你知道熵(entropy)、演化(evolution)、互补原理(complementary principle)、混沌(chaos)在科学上到底是什么意思吗?

    捡了洋人的垃圾,然后到国内卖弄名词吓人,我倒不是第一次见到。如果说第一次看到还算有趣,第二、第三和第四次见到就只有恶心了。作为文章的结尾,我郑重的向姜奇平以及各位“返魅”者推荐一个好去处:后现代发生器(http://www.elsewhere.org/cgi-bin/postmodern/)。只要访问这个地址,就可以生成一个数千字的、毫无语法错误的后现代论文,而且看上去——正如姜奇平的文章——真的像那么一回事。作为一个计算机程序,后现代发生器是对后现代主义的最大讽刺之一:好好看看吧,喜爱“时髦的胡说”的后现代皇帝没穿衣服!

.End.




欢迎光临 画板论坛 (http://www.inrm3d.cn/) Powered by Discuz! 7.0.0